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投资综合 > >
CVC:一种新的创投组织形式 研究
发布时间:2021-01-04 12:24

 

  CVC设立的战略目标更多的是配合母公司的长期战略,以投资方式驱动创新与模式扩张,并依托母公司的业务优势为被投创新企业提供独特的增值服务。因此,从组织架构来看,CVC部门应隶属于母公司主营业务架构之外,运作的性。

  如何架构十九大所提出现代金融新格局?新生态独角兽企业与领军的行业巨头都在探索着企业创新的边界,如何探索?自生长型的架构扩张与行业生态圈的进化过程中,管理边界与投资边界是协同还是各自为政?实体与金融是子集还是交集?新旧模式之间是敌对还是渗透?

  对这一系列的思考题,我们可以追本溯源,从市场的最小单元——企业出发,尝试用一种既新颖又普遍的范式探索和回答——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即CVC)。

  CVC是一种创新的投资组织形式,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美国,从创新周期最紧迫的医药行业发展起来。作为一种明显的趋势,在学术界已在逐渐引起关注。而在业界,经历了多年的发展,早已成为风险投资领域一种现象级的重要部分(如Intel设立的投资部门、谷歌、腾讯的CVC规模早已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投资管理公司等等)。

  CVC指投资于外部创业企业的企业基金,并不包括企业内部投资以及通过第三方投资业务。比如小米公司小米科技——生态链风投业务属于CVC,而小米公司其他版块的内部投资业务就不算严格的CVC范畴。CVC设立的战略目标更多的是配合母公司的长期战略,以投资方式驱动创新与模式扩张,并依托母公司的业务优势为被投创新企业提供独特的增值服务。因此,从组织架构来看,CVC部门应隶属于母公司主营业务架构之外,运作的性。谷歌、阿里巴巴以及其他企业的CVC业务都是运营。典型CVC组织结构如下图所示。

  首先是企业基于产业价值链的优化与协同即战略促进。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技术和管理的革新以及有效经济资源的改变,企业坚守的产业价值链中的某个环节可能出现发展疲态,而另外的环节则可能蕴藏着机会,无论是从占据行业发展制高点还是从提升经济效益角度讲,CVC能够助力企业发展战略实现基业长青。这种产业价值链的“此消彼长”具有较大的风险性,CVC就比企业内部投资部门具有更多合。

  其次是企业边界的外延性拓展即战略补充。经过长期的积累,企业的发展或资源的积累可能到了一种临界状态——边际净收益可能出现下降趋势。为了追求更高的边际净收益,不仅需要寻找增量价值源提升企业收益来源,也需要将社会交易成本内部化,在这两种因素的驱动下,企业的发展边界不断拓展,内部供应链体系、内部资本市场、内部人才流通市场等一系列的增值效应凸显出来,优胜劣汰机制在企业层面发挥作用了。

  再次是能力的问题即寻求潜在商业模式或技术。技术革新经常使得耳熟能详的巨头大厦轰然倒塌,如诺基亚。为了避免被市场淘汰,企业需要根据自身优势将部分资源投资于“未来”的技术、尝试“未来”的业态、网罗“未来”的人才。这不是企业简单地去买技术、搞创业模拟、招聘人才就能达到效果,而是需要专门的团队去研究未来、发掘未界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投影并迅速投入,甚至为了占据“赛道”高成本“侵占”,从而不未来发展的先机。

  首先,IVC(风险投资)是赚钱机器,财务回报是唯一的目的,资金来源于募集,而且IVC的投资基金还有期限;而CVC的功能性决定了其财务回报仅仅是结果,其产业价值链的协同、企业边界的拓展以及对能力的,是其最重要的目的,其资金也往往来自于企业内部自筹,也没有所谓期限的概念。

  其次,就实现产业整合的角度来讲,IVC的一个退出渠道是帮助其处于较为成熟阶段的企业找到最合适的企业匹配后卖出,但是这种整合是较为困难的;但CVC的做法就不一样,可以沿着产业链上下游去孵化、培育,同时在产业外围寻找资源匹配最优的行业进行布局从而优化协同效应,更不用说对更具高风险性的“未来”或然性商业生态或技术的投资。就这个意义上讲,只有CVC才能打造出三个内部市场:内部供应链体系、内部资本市场、内部人才流通市场。

  近年在中国风险投资界,CVC充满活力且规模迅速壮大,其影响力和市场参与度并不亚于IVC。自2005年以来,虽然CVC起步较为缓慢,但CVC总的资金额从2013年以来便一直逼近IVC,2016年底两者均突破700亿。CVC投资的企业绝大多数都位于经济发达地区,占 80%左右,尤其上海两地的投资占比常年在50%以上,所投资的行业集中在高科技和服务业相关。

  这种发展趋势,一方面得益于在创新创业以及经济脱虚向实等政策层面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互联网三大巨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以及传统企业如海尔集团、复兴集团、新希望等企业都因应时代发展趋势,推陈出新,积极打造各自的针对行业布局的CVC业务模式。与此同时,新型的创业企业,在其自身发展的同时也通过CVC方式进行产业链协同,比如找钢网,就已经在开展CVC业务进行模式推广。

  中国大部分CVC仍然将投资标的重点锁定在本公司的主营业务上,如复兴、新希望、万向集团、好未来等等,以专业的心态做熟悉的事情,在垂直领域打造产业链生态。另外比较典型的如腾讯,其CVC大量注资于旗下的游戏产业和文化娱乐产业,这种模式是中国现阶段的CVC对直接在公司内部设立创业投资部门这种经典方式的补充,通过采取与的股权投资机构进行合作设立基金(腾讯共赢基金)、或者与腾讯投资并购部共同推进投资项目,从而实现对旗下品牌和未来布局的激励。

  除了投资于自己公司的业务和同行业类似项目,中国近年也涌现出一批追求高成长和高回报的CVC。他们的投资标的往往是本公司当前阶段发展受到瓶颈、渴望通过CVC突破窘境的非主营业务,或者是公司未来版图扩张意欲涉足的项目和产业。如百度选择了文化娱乐;京东在硬件领域投资最多;中国平安涉足医疗健康领域;新浪微博则投资游戏、文化娱乐行业。

  CVC在中国虽然发展迅速,但对其专业化的模式管理尚在探索,因此现阶段也存在着与IVC相比市场化激励不足、投资标的狭窄以及市场敏锐度弱等局限性。

  所谓“武功分门派,已自落了下乘”,而CVC却是经管与金融的思维融合。传统的经营管理思维,考虑的是成本与利润,因此分毫必争。而投资业务是金融思维,论证的是风险与收益,看重的是未来全局的可能性,因而不能只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企业决策者刚为了一毛钱的产品成本控制严格把关,而随即又大笔一挥,签署基金针对某些“烧钱”的创新项目冒险投入,这就是CVC—— 既严谨又富于想象,既保守又激进,既节俭又大度。CVC是一种创新的投资组织安排,本质上更是一种辩证融合性的思维方式,正是这种多面化的“个性特征”,才使企业的未来发展具有无穷魅力。

  因此,中国企业家如何运用好CVC,结合自身的发展阶段和长远布局,需要专业性的学习和累积经验,急需“产、学、研”联动进行专业化的指导和共同探索,以此改善中小企业融资难状况、助力中国创新企业发展、协助传统企业战略转型、支持龙头企业在国际市场和未来的进一步发展,通过产业和资本的有效配置,促进供给侧,实现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结构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