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要闻 > >
今天黑鹰坠落!发生重大“参谋总长”身亡
发布时间:2020-01-07 10:05

 

  【新民晚报·新民网】今天上午,陆军特战部航特旅一架黑鹰直升机迫降于新北市乌来山区,机上目前确认8死5生,其中包括刚就任不久的“参谋总长”沈一鸣。这是继1974年陆军将军团集体直升机坠毁后又一次重大事故,将对岛内军事布局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最新公布名单,出事的黑鹰合计13人,军衔最高的是“参谋总长”沈一鸣上将,其次是“通资参谋次长”曹进平中将和“作战及计划参谋次长”刘孝堂少将,同时将星周围还有贴身助理侍从官,堪称作战指挥的“一号大脑”。

  与此同时,该机机组为标准三人组合,即机长叶建仪中校、副驾驶刘镇富上尉、随航机械师(称“机工长”)许鸿彬士官长,均有接近1000飞行小时的高级航空人员。

  从发布消息看,沈一鸣一行是搭机前往宜兰东澳展开春节慰勉活动,途中发生失联,宜兰等地消防局紧急出动,第1梯次人员于下午1时30分接触到待救者,1时46分确认一人受困有意识,共5人生还。

  从现场发出照片看,直升机以侧姿栽入树林,整个左侧机身几成碎片状,旋翼与桨毂衔接处被“简单”地折断,内部线缆无遗,甚至有一张社交显示一名机上人员被残骸压住,身上安全带依然在身,但已与座位分离,显见直升机与地面的冲击力着实不小。

  黑鹰隶属陆军航空特战部,以渗透奇袭作战投送为主。据知情人士反映,陆航现役四大机型,黑鹰直升机飞行员的最大差别是在执行任务的高度,在飞行全过程中,直升机的“前中左右后”都是飞行员需要注意的地方。

  低空飞行时,旋翼很可能打中障碍物(如高压电线、树木、绳索),而且捕捉目标大都以目视为主,因此遭地面步兵的很大,因此特别需要注意地面情况。

  新飞行员要执行作战任务,大概需要一年的训练,且淘汰率约为30%,因此需要不断地考试、学习与熟悉直升机操作。

  正因为飞行高度低,且以目视捕获目标为主,因此陆航飞行员对对手装备的外形识别也要特别下功夫。但更重要的是,黑鹰飞行员升空后必须有“意识”,即时刻观察沿途适合紧急迫降点,如果失去动力或触碰异物,就要迅速使直升机降落。要知道,直升机不如固定翼机,没有“高度换速度”的滑翔缓冲机会。不过这一次,黑鹰坠落却像“落体的铁块”,着实砸疼了的心。

  就目前看,这起事故无疑令军令系统遭受重创。沈一鸣是蔡英文着力培养的“军事旗手”,特别是蔡因需要抛弃“长”冯世宽后,对这位同样由战斗机飞行员出身的极为倚重。

  档案显示,沈一鸣是首批驾驶法制幻影2000-5战斗机的飞行员,曾多次执行为台领导人“护驾”的活动,特别是在1996、1999年期间执行防空警戒任务颇为“卖力”而得到不断拔擢。

  更重要的是,得益于空军将领纷纷登上“防长”“总长”宝座,使得诸如F-16机群升级、新购F-16V等战斗机项目被优先安排。更主要的是,依照蔡英文“预防战争、本土防卫、应变制变、防范冲突及区域稳定”的战略要求,沈一鸣主导了这些年所谓“承受第一击”与“后续反击”能力建设,先求“全军”再力求“破敌”,也就是建构防护和反击力量,用以保存战斗力与基础设施,一旦反击时,发挥三军联合战斗力,以“拒敌、退敌与歼敌”。他曾将有能力“内防突变,外防突袭”。事实上,这次变故,势必使相关建设更加紊乱,同时长期遭的陆海军派系无疑将进一步争抢夺位。

  顺带说一下,在历史上,直升机坠毁导致的“斩首效应”曾令其谈之色变。1974年12月27日,“陆军总司令”于豪章本来和“参谋总长”赖名汤搭UH-1H直升机前往桃园视察演习,结果赖名汤临时改搭车,于豪章和第1军团司令苟云森、政战主任张文泽等人搭乘的直升机发生坠机意外,造成20多人伤亡,于豪章虽然侥幸生还,但半身瘫痪,而他的侍从官高华柱却捡回一命,从此平步青云,后来居然当了“防长”。

  1985年,参谋军官麒曾与之交流,获悉内情,得知于出事后,军内其他派系趁机造势,从而导致“于版建军计划”被彻底。王曾引述于豪章的“怨言”,称当年孙膑曾受膑刑而为残疾,犹能为齐效力,两败魏将庞涓,并以兵法,西德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于1990年任内政部长时遇刺,自此胸椎以下没有知觉,困坐轮椅超过25年,却依然活跃政坛不坠,“用才,不但落后外洋,也两千多年前的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