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要闻 > >
軍事數據新聞的可行性分析與實踐探索
发布时间:2020-04-07 09:45

 

  摘 要︰方興未艾的大數據技術為傳統的新聞傳播領域變革提供了新思,“數據新聞”正是以大數據分析為支撐,以多種樣態的可視化視圖為表現形式的新聞傳播新模式。結合軍事領域的新聞生產實踐,本文試對“數據新聞”可行性進行分析,以期進一步豐富拓展未來軍事新聞報道的模式手段。

  隨著媒體格局、輿論生態、受眾對象不斷發生深刻變化,軍事新聞宣傳必須主動順應互聯網發展大勢,勇于探索,勇于變革,推進、內容、手段、體制機制等全方位創新。而數據新聞本身就包含著一種“開放、關聯、對接”的互聯網邏輯,是一種符合新聞傳播規律的新聞形態,這就決定了其必將在未來新聞業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運用數據新聞報道軍事新聞,將對新聞真實性、直觀性和易讀性產生重大影響。

  傳統新聞中不乏對社會宏觀現象的報道或對新聞事件的宏觀描述,但偏主觀的文字難以原汁原味還原新聞原貌,導致傳統新聞宏觀敘事能力不足。由于數據新聞的大數據優勢正在于宏觀解釋力,故可以彌補文字新聞的不足,通過游刃有余地運用客觀數據,對事物和現象做充分而客觀的宏觀報道。對于軍隊新聞工作而言,軍事深度報道是透析軍隊建設發展問題、指導部隊開展工作的重要報道形式,需要重視對數據新聞的開發與實踐,以數據驅動創新深度調查,在報道中更多地運用大數據分析的方法,重視數據可視化的創新運用,讓軍事深度報道緊跟大數據時代的變革步伐。

  對的渴求是數據新聞的內在驅動力之一。新媒體的發展,尤其是自媒體的興起,挑戰著過去以傳統媒體為主的新聞生產機制,信息超載的同時,使新聞生產“去中心化”,不實消息時而可見。軍事新聞報道雖然一直堅持對新聞真實性的追求,但事實上,由于海量信息泥沙俱下,新聞真實性難免會有所減弱。數據新聞通過挖掘、分析、處理數據,通過可視化呈現數據之間層級關系和邏輯的排列梳理,將有效規避這類問題。

  限于傳統新聞報道的條件及制約因素,新聞報道只能折射現實、表征現實,並不一定能完全反映現實。但是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人類的鏡像化成為可能,這是一種“以計算機、網絡等硬件為基礎,以數字化數據及其運算來表征顯示物質世界中各種真實關系的方式”。在當代,人們對于信息過載,容易形成恐懼、不確定性和懷疑等焦慮情緒,數據驅動的新聞可以起到關鍵性的作用。它可以為關于政策、經濟趨勢、社會變革的討論提供更為堅實的論據基礎。數據新聞的可視化應用通過尋找數據間的相關和關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預測未來,為此後的決策打下基礎。在軍事領域,類似新聞同樣可利用數據新聞來加以呈現。

  筆者通過在網絡搜索引擎、中國軍網、軍事類熱門微博等平台上,以“數字”“數據”“數說”“解讀”作為核心關鍵詞進行搜索,發現絕大多數數據新聞都是政策解讀類的“一圖流”圖解新聞,少數運用了視頻、動漫、H5等創新可視化形式,新聞產品主題與軍隊關聯不夠緊密。

  由此可見,數據新聞作為一種綜合多種表現手段、運用多種技術的新型新聞報道樣式,在軍事新聞報道應用中還未成常態,各類軍事媒體對于數據新聞的實踐尚處于起步期。究其原因,在于當前軍事新聞領域受到數據思維、資源、人才、技術等制約,對如何應用數據新聞、如何做好數據新聞缺少思。

  軍事新聞報道一直以來重在文字的推敲和邏輯的推演,憑采寫編評的內容質量取勝,把文字作為新聞的主體,把講好軍隊故事作為新聞發展的核心。其可視化也始終是圍繞傳統新聞敘事為中心、以提高文本吸引力為目的。

  當前軍事新聞報道領域,對數據新聞的重視仍然不足,主要表現在三點︰一是定位有所偏差,軍事新聞報道更多的是將數據當作服務文本內容,提高文字說服力的手段;二是功能比較單一,現有的一些軍事數據新聞作品,大多只承擔解釋的功能,在敘事、評價、預測功能上體現不明顯;三是存在形式大于內容的傾向。當前軍事數據新聞在新聞敘事和可視化上聯系得不夠緊密,只是出于提高吸引力的目的進行了簡單機械的捏合,可視化和數據關聯不大,導致每個數據都比較孤立空洞,內容缺乏深度。

  對于軍事新聞從業人員來說,數據新聞是一門交叉學科,不僅要有講好故事、策劃選題的文科思維,又要有整合處理海量數據的理科思維,要求記者具備數據收集、分析、挖掘、編程等各方面的綜合能力,這對軍事新聞工作者的專業性要求極高;另一方面,在新媒體時代下,受眾的媒介素養不斷提高,對于可視化的需求也在不斷提高,在當前軍事新聞傳播環境下,想要生產高質量的數據新聞產品,制作周期較長,投入媒體資源較多,數據獲取成本較高,這對于專業性人才緊缺的軍隊媒體來說完成難度較大。

  以公開的數據為基礎,服務公眾利益為目的是數據新聞最重要的特征,但在當前軍事新聞傳播語境下,軍事新聞數據資源獲取渠道不暢,數據資源獲取成本過高是阻礙軍事數據新聞發展的現實難題。在軍事媒體數據庫尚未建立,數據資源獲取效率不高的情況下,軍事媒體仍然依賴于權威部門與中央媒體公開的數據,所制作的數據新聞更多的只是反映表面現象,挖掘隱藏于宏觀、抽象數據背後規律的難度較大。

  當前,數據新聞強大的信息聚合能力和“化繁為簡”的新聞呈現方式是軍事新聞報道迫切需要的。雖然保密、封閉的軍事數據資源獲取環境和數據新聞所包含的“開放、關聯、對接”的互聯網思維並不相符,成為軍事類數據新聞突破的瓶頸,但是只要通過合理利用公開的軍事數據,加強可視化設計,一定能助推軍事新聞做大做強。

  數據新聞之所以沒有在軍事新聞報道領域打開局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當前很多軍隊媒體從業人員沒有及時轉換觀念。在大數據時代,數據記者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傳統的知識結構無法滿足采制數據新聞的要求。因此,就軍事新聞從業者本身而言,應當樹立起大數據思維,加強對數據新聞相關知識的學習了解,掌握處理數據的基本方法。

  2012年,哥倫比亞大學的托爾數字新聞中心發布了一份關于後工業化時代新聞工作者所應該具備技能的報告,其中包括︰熟悉數據和統計知識;了解用戶分析工具,更好地理解受眾;熟悉基本編碼知識等。軍隊媒體可根據自身實際情況組建專業數據新聞隊伍,專門從事軍事報道的數據新聞制作。提升現有媒體從業人員大數據技術的應用水平,通過平台應用、課程培訓、軍地協作等渠道對其知識體系進行合理架構。同時,善用地方資源,廣納賢才,配齊配強團隊,這樣才能從海量數據中挖掘出“新知”“硬貨”,做好做強軍事數據新聞。

  軍事媒體要有意識地加強自采數據的能力。豐富數據來源,應著重在媒體自采數據、基層采集數據、現有公開數據、社交媒體數據四個方面下功夫,強化軍事媒體和軍隊各系統的溝通機制,采用類似于“眾包”的方式,充分發動新聞,利用問卷、調研、抽樣等方式獲取大量樣本信息,同時發揮“兩微一端”的流量優勢,收集這些互聯網風口集納的大量數據,再利用現有公開數據進行補充,優化獲取可利用的軍事新聞數據的效率,同時學習借鑒四大門戶網站制作數據新聞的優勢經驗和構建數據庫的技術,依托“兩微一端”、強軍網等平台,進行收集整合並構建軍事媒資數據庫。

  軍事類數據新聞由于處于成長階段,或多或少能看到模仿的影子。因此,應在產品呈現上發揮自主創新,不斷優化數據可視化技術。首先要定位準確,軍事新聞報道中數據可視化的設計應當立足于權威、準確、合理的信息傳達,通過有邏輯地展示數據以達到輔助用戶理解與思考的任務。其次,在技術操作層面上,新聞制作者應當著重考慮更符合定位需求、更能清晰展現數據的模式,根據題材選擇合適的配色、構圖,從視覺上吸引讀者進行閱讀,通過聲音、視頻、動畫等多種載體增加受眾的閱讀體驗,通過數據之間層級關系和邏輯的可視化呈現,讓數據真正“活”起來,“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