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要闻 > >
补壹刀:中国公布国际航班新政是对美国让步了
发布时间:2020-06-06 12:20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有条件地适度放宽外国航空公司国际客运航线期”航班计划的外国航空公司,可选择一个具备接收能力的口岸城市,每周运营一班国际客运航线航班。

  因为就在这一重要调整宣布之前10来个小时,美国刚刚对中国举起大棒——如果中国不让美国航空公司恢复中美航线日开始中国航班飞往美国。

  拜托,美国航空公司没有被列入“第5期”航班计划,完全是因为它们自己在2月份率先切断了飞往中国的航线啊。

  而现在美国作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它的航班飞哪里都不会比执飞国内航线更。相比之下,中国又是疫情控制、复工复产推进得最稳妥的国家,数量庞大的海外留学生和华人群体有回国的客观需求,眼看着这么大块肥肉却吃不着,美国的航空公司心里有点苦。

  甚至有美国学者,美国应该组成一个国际联盟向中国施压,如果中国不听话,那中国航空公司也别想进入世界其他主要国家。

  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此前就表示,在保持中国国内对境外输入有效控制的前提下,会考虑适当增加航班。

  此外,今天的《通知》写得很明确,民航局、、国家卫健委、海关总署、移民局等部门要为控制境外输入共同建立专班机制。

  总的来说,今天公布的新规并没有突破“五个一”,它更像是“五个一”的灵活运用,既考虑到恢复社会经济活动的要求,在疫情防控上也丝毫没有松懈。它与中国推动复工复产的稳健节奏是相一致的。

  赵立坚在4日的发布会上说,本来双方已经取得一些进展,中方也已经宣布了有关政策调整,希望美方不要为双方解决问题制造障碍。

  关键就在于,民航局为放宽还设了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励和熔断机制——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旅客人数连续3周为零的,可增加到每周2趟航班;而阳性旅客如果超过一定数字,则将在相应时间内暂停航班。

  而这与美国航空公司“恢复每天往来航班”的要求相去甚远。美国“福布斯”网站在今天的一篇文章中说,美国运营商没有受到歧视,但他们要求的接入权限比目前任何国家都要多。

  叨姐倒是觉得,美国方面与其想方设法压中国给更多“”,不如分点心思在国内抗疫上。如果刚复航就熔断,也怪不好的。

  据教育部门4月初公布的信息,我国海外留学人员总人数160万,尚在国外的约有142万。在美国的有41万,23万,英国约22万人,、法国约11万,其中不少国家疫情仍然严重。

  随着海外疫情加剧和回国航班减少,回国机票的价格暴涨的情况时有发生,原来几千块的直飞机票,现在可能要几万甚至十几万,而且一票难求。

  困境不止于此。随着五六月份毕业季到来,签证有效期和房屋租赁合同到期,使不少今年毕业且打算回国发展的留学生,面临“回国”的硬需求。如果不能及时回国,还将面临身份的问题。

  另外,疫情严重时期,尤其后来外防输入形势严峻时期,国内也有些人对这个时候让大量留学生等海外人员回国,是否会导致疫情二次暴发感到担忧。

  即便困难重重,我国外交、教育、民航部门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对留学生等有回国需求的海外人员提供最大可能的帮助。比如在3月29日实施“五个一”政策的基础上,对一些需求集中、飞行目的地有接受保障能力的城市,安排临时航班,协助海外回国。

  在国内机场防疫处置严重超负荷、隔离酒店等可调配资源都捉襟见肘的时候,我们尚且想方设法为海外人员回国提供帮助,那么在国内防控压力相对减轻、防疫处置能力更强的现在,我们就更有解决这个难题了。

  虽然欧美一些国家疫情仍然严峻,但我们国内已经基本建立起比较成熟的入境人员检疫流程,所有乘机抵达人员都能在全封闭流程中完成隔离观察和医疗,而且连隔离期的生活服务配套也趋于完善。

  客观而言,我们也已具备了更好的接纳海外人员回国的能力。这无疑也是今天航空“行政”调整的背景之一。

  3月29日开始实施“五个一”政策,同期安排临时航班协助海外回国,再到今天的国际航班“新政”,民航局在疫情期间的每次政策出台,都引起广泛关注。

  首先一点,就是前面说的,国际航班通航与否和频次,直接关系留学生等海外人员回国的便利程度以及成本等问题。这是疫情暴发以来在国内一直备受关注的议题。

  数据显示,两三年内中国就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航空市场。美欧等大型航空公司的不少盈利航线都集中在中国。

  疫情期间,航空业所受冲击严重。中国减少或增开航线,直接关系航空公司的成本、盈利甚至状况。

  而且,国际航班数量又关系着中国与外部交流的频次和密度,背后反映的是经济和贸易沟通频率和恢复程度。

  但美国运用这项的出发点,是如何对自己国内有利,是如何对维持本国航空公司收益有利,根本没把是否有利于抗疫、尤其国际抗疫大局纳入考虑。

  而我们在制定抗疫期间各项政策时,首要的考虑是人的健康和安全。有效控制国际航班数量、缓慢有序恢复国际航班频次,不只是本国,也是为了其他国家。

  把经济放在人命前头,是美国抗疫不力的根源之一。现在,它还想把这个已被证明失败的,借着航权等问题向外“推广”。

  3月份以来,从上海迪士尼乐园部分恢复营业,苹果、宜家等在华店面渐次恢复营业,到湖北等诸多省市逐渐降低风险级别,鼓励居民消费各项措施相继出台,再到宏观经济层面刺激投资和鼓励外资来华等的政策投放,恢复经济社会生活正常秩序的努力,一直都在稳步推进。

  在此背景下,虽然国外一些国家疫情还在持续,但在可控情况下适当增加国际航班,也成了配合和促进国内复工复产的当然之举。

  况且,在这次航空“新政”出台前,我们已先后与、韩国、日本、新加坡等试行了“快捷通道”或“绿色通道”。在疫情防控要求的条件下,那些国家航空公司可以申请执飞中国。

  换句话说,中国是在国际疫情依然严峻的艰苦条件下,摸索着拿出了一个有序和适当恢复国际航空往来的可行性方案,兼顾了自身和国际社会对严控疫情和恢复经济的双重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