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产能过剩 对人造板市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11-06 08:07

 

  慧聪涂料网讯:众所周知,东南亚中密度纤维板和刨花板企业了严重的价格下跌和盈利能力下降的问题。那么,在过去30年经历了显著增长的人造板行业的宠儿,为何会遇到这样的境遇?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有一句名言:“资本主义社会在追求利润的过程中,将倾向于产能过剩,终将导致回报减少、资本危机和最终的贫困。”

  就中密度纤维板而言,问题不在于对这些产品的需求本身下降,甚至也不在于引进了性的新技术。它过度投资于新产能,而需求没有出现类似的增长。在需求方面,截至2017年,全球中密度纤维板使用量的增长显著放缓,仅为1%;而2010年,全球消费量年均增长17%。

  2017年最新数据显示,全球中纤板年消费量约为1亿立方米。据笔者估计,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不同步,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可能微不足道,甚至可能出现小幅下滑。

  在考虑供应问题之前,可以先研究一下有关需求方面的一些问题和关注点,然后再考虑一些可能的结果。

  自2007年以来,全球中密度纤维板消费年同比稳步增长约6%,但自2015年以来,这一增长已明显放缓。其中,中国占了一半以上,预计每年消费超过5500万立方米,但这一增速自2015年以来略有下降。其他主要消费国远远落后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国,美国的中纤板年用量仅为460万立方米。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伊朗、巴西、波兰和韩国。2017年,包括中国在内的这些国家占全球消费的80%。如果我们更详细地研究这些数据会发现,伊朗的消费年增长率极高,2007年至2017年的年均增长率超过14.5%。紧随其后的是土耳其和波兰,它们是少有的两个消费增长显著的国家。

  如果看一下2017年的数据,可以看到全球中纤板年产能(供应)约为1.02亿立方米。首先注意到的是,供需之间并没有那么大的不匹配,差距不到2%,因此市场被认为是健康的。进一步分析数据,可以发现中国是最大的生产国,产量约为5900万立方米。其次是土耳其、巴西、美国、泰国、波兰、俄罗斯和韩国,他们在全球的份额都在3%至5%之间。

  当考虑到2018年发生的事情以及2019年可能出现的状况时,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个行业,尤其是在东南亚地区面临着如此多的问题。

  随着中国调整经济结构,使其更加以服务为导向,而不是以制造业为基础,中国建筑市场将放缓。城市化进程将继续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将继续增加,尽管增速将有所放缓。这可能意味着中国将成为一个更大的中密度纤维板净生产国!

  美国、土耳其、波兰、巴西和韩国将继续保持国内供需平衡。如果出口国的到岸成本能够与当地交货价格相竞争,那么这些市场上的出口商可能会面临机遇。

  遗憾的是,伊朗陷入了非常的经济时期。美国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了几十年来最严厉的制裁。自2018年初以来,人民币已贬值约40%,投资已陷入停滞,美元交易几乎不可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伊朗从最大的单一中纤板净进口国(2017年约为220万立方米)降至最小的中纤板进口国之一。

  2017年,泰国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中密度纤维板出口国(130万立方米),仅次于中国。2018年和2019年,泰国将再增加250万立方米的保守产能。如果国内消费不增加,这意味着泰国每年可能有380万立方米的中密度纤维板可供出口。

  印度本应成为中密度纤维板消费的一个驱动因素,但它的吸收能力充其量能称作“缓慢”,而市场对当地中密度纤维板生产商的作用变得非常大,从而进一步减缓了对进口中纤板的消费。

  越南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过去几年,家具制造产能几乎呈指数级增长,部分原因是美国对中国的制裁。这推动越南成为增长快速的中密度纤维板市场之一,但与此同时,越南继续投资于中密度纤维板产能。其结果是,中国对中密度纤维板的消费量有所上升,但其净进口保持稳定。

  日本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这么说的原因是它是世界上“很赚钱”的中密度纤维板市场,每立方米的价格之高,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见过。然而,通过非贸易壁垒立法的政策和“崇光商社”(Sogo Shosha)贸易公司的控制,非日本企业很难进入这一市场。

  在泰国中密度纤维板生产能力迅速增加的推动下,如果没有来自消费市场的进口增长,特别是对伊朗和中东的进口增长,可以预见的是,将继续看到东南亚橡胶木中密度纤维板价格疲软。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其关于生产过剩的论文中指出,如果需求不能自然增长,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直接干预,否则金融系统崩溃和资本回报率下降将不可避免。当然,他指的是国家经济,而不是中密度纤维板行业,但同样的原则也适用。

  近代史上有许多关于产能过剩困境的例子,但它们最终都走了相同的道。案例研究涉及钢铁行业、汽车行业、集装箱航运、水泥行业,甚至煤炭和石油等大商品。

  自2018年以来,这一工作仍在进行中,但不幸的是,结果并不十分积极,因为中纤板市场无法增加消费,而其他材料市场实际上由于其他因素减少了消费。

  从单方面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的决定,因为如果一家公司减产,产量的减少将很快被它的竞争对手所取代,从而导致长期的市场份额损失。这种策略唯一可行的方法是,石油行业必须达成多边协议,同意减产,不幸的是,减产的可能性非常小。

  许多公司正试图这么做,但收效甚微。中密度纤维板被认为是一个“高产量、低价值”的项目。配送和物流费用是成本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对钢铁和汽车生产商等被认为具有国家重要性的行业,已经采取了这种做法。历史告诉我们,这些措施充其量只是推迟了不可避免的事情,并可能导致行业在中长期变得更加低效。

  这是一种以国内市场中其他行业和消费者为代价,来特定行业部门的有效方法。这已在印度成功实施,对中密度纤维板征收高额进口关税,导致家具和建筑业效率低下。而在日本,复杂的非贸易壁垒创造了世界上中纤板的高价格。

  笔者认为,要对东南亚的中密度纤维板行业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实施上述解决方案,即使不是在上的,也常困难的。遗憾的是,业界必须做好以下准备:

  从一个稍微积极一点的角度来看,中国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是很有趣的。我认为,在中国的阶层中有一种共识,认为制造业产能过剩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它们一直在加速经济转型,从全球“成本低”的制造商转变为“高生产率、高技术和高质量”的服务提供商。比如,中国正通过立法强制关闭老旧的污染工厂,并鼓励中国企业合并,以提高效率,巩固出口销售。中国甚至加大了为这些行业提供新投资的融资难度,并鼓励对附加值更高、效率更高、自动化程度更高和下游制造业的再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