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中美贸易摩擦这一年没有赢家
发布时间:2020-03-30 12:22

 

  年,中美关系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正值中美建交40周年,本是一个值得双方共同纪念、携手开创未来的重要年份。然而,年内美方在经贸、科技等诸多领域接连对中国设限,触发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局面。

  2019年即将收官之际,好消息频频传来。12月13日,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的基础上,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紧接着,12月20日,中美两国元首通话,这是时隔半年后,中美元首的再次通线个月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之后的首次降温。12月26日,中国商务部表示,与美国正就经贸协议签署等后续工作密切沟通,华尔街随后对此做出积极反应。

  此番仿佛一剂强心针,美国三大股指一飙升,经济分析人士也纷纷上调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一切都在向好之际,也引发了我们对过去一年来中美关系的种种反思。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此前,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及其子公司提出23项,从盗窃商业机密到违反对伊朗制裁等,理由不一而足。

  美国对华为的忌惮,可以从4月3日美国发布的《5G生态: 的风险和机遇》分析报告中管窥一二。在这份报告里,美国创新委员会的多名专家非常清楚地写道:从4G向5G的转变将极大地影响全球通信网络的未来,并从根本上改变美国运作的。他们指出,5G的真正潜力是对未来战争网络的影响,5G可以连接更多更具弹性的系统,以便在不断变化、快速发展的战场中发挥重要作用。

  而目前在5G领域,中国的技术最为领先,华为公司更是一马当先。为此,美国甚至不惜动员国家力量在全球华为公司,就在2019年12月24日,美国总统事务助理罗伯特·奥布莱恩还向英国发出“”,如果华为完全接入英国5G网络,可能会窃取英国的“个人隐私”信息。奥布莱恩还称,允许华为接入英国的5G网络将损害“五眼联盟”国家的网络安全,并可能对英情五处和军情六处构成风险。

  与之相对应的,自最初允许华为进入英国5G移动网络核心的计划以来,英国已两次推迟决定是否继续实施该计划。在两难的情况下,英国把是否决定允许华为参与其5G网络建设推迟到了之后。

  华为之后,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越拉越长,大华科技、海康威视、科大讯飞、旷视科技、商汤科技、美亚柏科、依图科技和颐信科技等中国企业陆续被列入实体清单之中。

  海康威视与浙江大华都是国内安全行业领导品牌;旷视科技与商汤科技专注于图像处理技术;美亚柏科是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软件产品绝大部分为自主研发……一句话概括,上清单的企业涵盖领域都是未来高新技术的核心要塞。

  一个小插曲是,一次次传回国内后,深圳一个街道办火了。原来,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里增添的中国企业,如中兴、华为、大疆都是在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

  粤海街道办所属的南山区,有“中国硅谷”的美誉,这里有被称为“机顶盒芯片之王”的晶晨半导体,被誉为“大国重器”的“蓝鲸1号”深海钻井平台研制企业中集研制,有摘取国家科学技术的中兴、迈瑞、深大、南科大、中科院先进院等企业和机构……也是美国实体清单的“重灾区”。事实上,这恰好解释了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的本质——

  这份清单的实质就是贸易管制,是美国为其利益而设立的出口管制条例。上了清单,意味着若想购买美国技术与产品,企业必须向美国申请许可证,但后者有权申请,换句话说,一旦进入此榜单,实际上是了相关企业在美国的贸易机会。对此,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评论道:美国感觉这些企业到了他的霸权,到了他的垄断。截至目前,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公司、高校及科研机构已有百家。

  除了对中国高新技术企业设限打击之外,在关税领域,美国同样十分任性。自从2018年6月15日美国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之后,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的关税金额就在持续上升。2019年8月,美国宣布对中国出口的全部55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其中部分商品的关税税率上调于12月15日生效。

  作为反制,中国从2018年起先后宣布对从美国进口的500亿、600亿和750亿美元商品加征了数额不等的关税,其中部分商品关税的生效时间也是12月15日。

  由于关税税率的持续上调,过去两年中的中美贸易出现了大幅的萎缩。有数据显示,2019年前10个月,美国对中国的进口下降了14.6%,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14.4%。目前美国对中国的进口占比为18.2%,出口占比为6.4%,前者为8年新低,后者为11年新低。诚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中美两国发生贸易摩擦以来,充分说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被列入实体清单后,受伤的不仅是中国企业,更是美国本土企业。

  因此,对华为的发布后,与之相关的美国企业纷纷开始,几家重要的合作伙伴包括微软、Google、Arm等也积极游说美国相关方面,在华为“实体清单”一事做例外处理——对华为的一纸发出后,使得很多美国企业收入少了一大块。

  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购买零部件共计700亿美元,其中约有110亿美元的零部件来自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等美国公司,而如今,日本企业已经取代美国企业成为华为最大的零件采购。

  为了扭转这样的局面,应数百家美企的要求,美方终于在11月底开始发放许可证,允许部分国内企业继续向华为供货。一个最新的例子是,2019年12月20日,继美国科技行业大佬微软之后,芯片业巨头美光科技也宣布自己进入了“白名单”,美光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已收到所有申请的许可证,使其能够就某些产品为华为提供支持,并为华为的移动和服务器业务提供合格的产品。消息发出后,美光股价在当天的盘后交易中大涨近4%,次日收盘继续收涨2.81%,其负责人表示预计公司财务表现在2020财年第二季度“周期性触底”后,将于今年复苏。

  对于这些“闹剧”,美国学者杰弗里?萨克斯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一再重复中国“窃取”技术,是过分简单化的。技术以多种方式从拥有它们的人,流向尚未拥有它们的人。技术领先者不能通过来保持领先地位,而只能通过不断创新来保持领先地位。

  特朗普的关税大棒同样打在了“自己人”头上,美国全球化的公司首当其冲,尤其是科技类企业。2019年年中,特朗普的拥趸苹果CEO库克发出一封,旗帜鲜明地反对征收关税。中,苹果公司表示苹果在全美50个州创造了超过200万个就业岗位,并宣布将在未来继续扩大员工规模。但美国对中国征税,会影响苹果的全球竞争力。

  除了苹果,还有数百家美国企业发出信,反对与中国的关税战。《邮报》也指出,大量反对之声反映出美国商界对关税政策的担忧日益增加、对贸易政策的耐心正在耗尽。罔顾民生,,只会越来越失去。

  此外,特朗普的大票仓——美国的农民,也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损失惨重。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美国对中国的农业出口同比下降了20%。据分析人士不完全统计,仅前五个月,美国破产农场数或上升为928个,这一数字还在增加中。

  据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介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在经贸摩擦之前的正常年份,比如2015至2017年,每年中国从美国平均进口242亿美元农产品。但受到关税加征影响,2018年中国自美农产品进口减少到162.3亿美元,同比下降了32.7%;2019年前10个月,中国自美农产品进口为104亿美元,同比减少了30.8%。

  “由于市场低迷、全球形势变化以及一系列国际贸易争端,美国农业收入在短短两年内减少了50%。”分析人士指出。

  为了弥补农民们的损失,美国给出了巨额补贴。特朗普还多次向日本施压,要求日本继续购买美国农产品,还具体指出了日方需要购买的品种,包括大豆和小麦等,也引发了日本国内的不满。

  但这并非美国农民们期望看到的,不论是巨额补贴还是日本的采购,在他们心里都比不上中国的市场重要。“贸易摩擦再这么持续下去,我们会失去更多市场份额,这是不可逆的……如果中国可以从其他地方买到农产品,他们为什么还要回过头来买我们的?我们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客户。”有农民地认识到,补贴都是不可持续的,而即使可以恢复以往的对华出口量,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有的农场可能在这段难熬的时间内就破产了。

  对中国产品的征税,冲击的是美国的普通家庭、企业和消费者。美国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热若尔·罗兰指出,“作为经济学家,我知道,只要启动关税战,就会伤及美国自身,伤及本国消费者。” 杰弗里?萨克斯也认为,与中国的贸易战不会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这样的冲突中,没有赢家。

  临近年底,中美贸易关系利好信号,市场反响热烈。2019年12月13日,中美双方均已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后续需完成法律审核、翻译校对以及正式签署等步骤。协议内容涵盖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货币、扩大贸易和争端解决七个方面。

  消息传出后,美国农业协会及农民纷纷表示欢迎。艾奥瓦州大豆协会、蒙大拿州谷植者协会均表示,希望协议得到尽快落实执行,并且两国经贸关系能够借此重新回到稳定健康发展的正轨,这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也有利于全世界。

  对于在关税阴影下的外贸企业来说,无疑也是重大利好。中国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王健分析认为,中美经贸关系第一阶段协议既有利于稳定中国对美出口,又进一步加大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因此美国或将逐步停止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行为。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的结束,经济学家任泽平日前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只是再次阶段性缓和,但并非结束,即使签订部分协议也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未来仍存变数。他写道,贸易协定并非美方的根本,美方试图通过贸易战收取关税利益并让制造业回流美国,通过科技战遏制中国创新活力,通过金融战获得更多打击中国经济的手段,最根本也是最本质的是遏制中国崛起、美国霸权,这就是美方的底牌。

  经济学家赞迪也表示,“贸易休战”降低了美国经济2020年衰退的可能性,“但鉴于此事并未尘埃落定,而且有可能在特朗普连任后再次狼烟四起,企业仍然保持谨慎”。不过,美国巴克内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认为,中美成功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两国关系的新常态是更具有竞争性与冲突性,但双方都没有放弃合作这一更加可取的互动方式。

  对于中美经贸关系的下一步,北大国发院党委、副院长余淼杰认为,双方“有限合作、长期竞争、相互依存”的关系并未改变。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双方会保持有限合作的态势,但既然美国已经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双方关系再想回到过去“水乳交融”的阶段已不现实。中美关系“全面脱钩”同样也不现实,因为美国工商界很想和中国做生意,一个全面的国内大市场是中国经济增长最核心的源泉,也是美国的目标市场。

  因此,中国应该做好自己的事,以不变应万变。无论中美经贸关系怎样变化,中国深化、全方位的主线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