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中美贸易摩擦的研判与企业应对
发布时间:2020-04-24 07:45

 

  本文根据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副院长余淼杰教授2019年11月12日在《金融时报》暨FT中文网年会上的整理。

  中美贸易摩擦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中间伴随着起伏和升级。按照我的理解,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已经有五轮,是一个动态演变的过程。认识特朗普对中美贸易关系的核心关键观点误区,并找到中美经贸失衡的真正原因,才能在未来中美经贸谈判中做到正确研判。

  未来向何处去,不仅中美两国很关心,全世界都很关心,因为这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重大事件。当然,对未来进行研判常困难的。为此,我们要先回顾一下五轮摩擦的演变过程,同时对常见的几个认知误区做一些回顾和说明。

  我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开始时间界定为2018年3月,到今天已经持续五轮,共18个月。分别如下表:

  第一, 消费品占比攀升。美国对华加征关税清单产品主要分为消费品、中间品和资本品三大类。随着贸易战升级,消费品在三类产品中所占比重不断攀升。从第一轮500亿美元产品中占1%,到第二轮2000亿美元产品中占24%,再到最新一轮3000亿美元产品中占40%。这会导致美国国内通胀压力加大。

  第二, 中国外贸持续承压。随着五轮关税不断加征,中国对美出口持续承受压力。从关税税率来看,2017年中国作为WTO国对美出口关税仅为3.1%,目前已升至20%,且在今年12月25日还将达到21.4%;而越南等国目前对美出口关税仍为3%。从产品种类来看,2017年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中只有8.1%面临高关税,目前已达96.7%,受波及产品种类达1万余种。从产业分布来看,受9月1日加征关税影响最大的产业是纺织业,被加征关税企业占同行业的77%。待12月15日新一轮关税生效后,受冲击最大的产业将是玩具业,被波及企业将达82%。

  第三, 3000亿美元关税分两批征。早在8月15日,美方宣布将对自中国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且分两批自2019年9月1日、12月15日起实施。为什么分两步走?从近三年数据可知,美国消费者通常会在8月和10月出现购物高峰期,即美国进口中国产品的高峰期。为减少对国内消费者的影响,美国最后选择在9月和12月的消费高峰过后打击中国。

  第四, 美国对双边贸易打击力度更大。截至11月,美国对自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的关税从3.1%提升到24.3%,中国采取反制措施从8%提升到25.9%。显然,美国加征关税的增幅更大,对中美贸易的打击力度也更大。

  误区四,中方不应出口高科技产品跟美国抢占高附加值市场,中方应呆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美方应保持在全球价值链高端的垄断地位。

  上述四点构成了特朗普对当今中美贸易失衡的核心认识,并据此作为出发点制定相应政策。因此,这四点都值得我们认真辨析,以研究中美贸易失衡的真实影响。根据我们从经济学角度的研究,这四点都站不住脚。

  第一,贸易逆差并非坏事,贸易顺差也并非好事。美国的贸易逆差意味着美国向中国融资。数据表明,近几年中国投资者花费35%-40%的贸易顺差来购买美国国债,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反之,中国巨额的贸易顺差意味着自身要面临较大的资产保值增值压力。因为贸易顺差过大会导致央行投放大量基础货币,推动人民币流动性过剩,诱发输入型通货膨胀。基于中美两国要素禀赋差异的比较优势,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的趋势可能还将长期存在,特别是在钢铁、纺织业、机械和电子设备产业。在纺织业等劳力密集型产业,中国月均蓝领工资为750美元,美国为4200美元,不到美国的20%,但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达到美国的45%,比较优势明显。在钢铁、机械和电子设备等资本密集型产业,比中国拥有更便宜劳动力的越南、柬埔寨等国无法拥有像中国那样完整的产业链。而且中国的关税整体水平不高。世界贸易组织国的进口关税平均税率显示,发达国家为5%,发展中国家为15%。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关税加权平均税率为4.4%。

  第二,美国从未停止过通过出口补贴等非关税壁垒政策本国产业的做法。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美日贸易战中对日本出口美国的铃木摩托车征收高关税,以当时已经岌岌可危的国内哈雷(Harley)摩托车公司。从过去到现在,美国一直对白糖进行严格的进口配额,以本国糖业。现在,特朗普为应对中国为美国大豆的反制高关税,出台了120亿美元的农产品补贴。

  第三,经贸合作才是解决双边贸易失衡的正确途径。奥巴马团队在对华贸易政策上与特朗普有很大不同。同样为减少中美贸易失衡,奥巴马团队的选择不是抬高中国的关税,而是希望中国扩大对美国产品的进口,从美国角度提出“五年内出口倍增”计划。实际上,打贸易战对双方都是下策,只有做大经贸蛋糕,才是经贸合作的正道。

  首先,回顾历史,美国工业产品附加值也是用了一个多世纪才爬升到产业链最高端,所以别国逐步实现出口品价值链的爬升不合情理。更何况,即便中国从价值链的低端爬到中高端,也并不意味着美国就从此无利可图。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市场的扩大会降低每个出口产品的固定成本,因而厂商就有动机多生产,从而实现了企业生产的规模经济,即1+1>2。

  其次,中国也没有办法长期处在价值链的中低端。中国能成为“世界工厂”,主要原因是中国劳工成本相较于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来说更便宜,但目前已经抬高,相比东南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没有比较优势。中国之所以还能出口大量的劳力密集型产品到欧美,主要是因为东南亚的出口规模不够。

  最后,中国没必要长期处在价值链的中低端。中国的工业产品,特别是出口品的质量提升非常显著。2000年中国出口品质量标准化为1,而到2012年已经提升到1.36,提升率为36%。这说明中国产品在一定程度上真正实现了“价优物美”。中国制造在全球价值链中升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假设贸易摩擦最后升级为贸易战,我们可考虑如下三种情形:情形一美国对中国所有产品征收45%的高关税,中国不。情形二:美国对中国所有产品征收45%的高关税,中国同等力度地反制。情形三:美国对中国所有产品征收45%的高关税,中国同等力度地反制,并对其他贸易国更加。

  三种情形下,对中美两国的损益分别如何?我们使用OECD(经合组织)2015年62个国家的数据,考虑多国多部门(33个部门,包括18个可贸易部门和15个服务业部门)、允许上下游部分相互联动,然后做的估算和推演,结果如下:

  情形一:如果美国单方面高关税,中国不还击。美国的进口将减少而产出将增加。其中电脑、纺织品、电子产品等生产显著增加,进口量下降。对中国来说,总产出在11个部门将发生下降,但对总产出影响并不大,减少不及5%。当然,中国对美出口几乎被摧毁,平均下降75%。尽管如此,在全球61个国家真实工资变化排名中,美国将排名59,而中国排名38,美国的损失仍会大于中国。因为高关税将导致美国国内更高的物价水平,真实工资下降,造成社会福利损失;其次,美国并不能拿回300万个就业岗位。如果美国同时还中方在美投资,他们反而要进一步丢掉26万个工作岗位。

  情形二:中国同等力度反制。这种情形下,美国总产出、总进口、从中国进口都与第一种情况相似,但在全球61个国家真实工资变化的排名中,美国倒数第二,中国倒数第一。因为打贸易战,中国的产品无法出口美国,国际市场受损,此外,无法从美进口材料和产品使得中国产品价格上升,也使得中国产品增值收入下降。

  情形三:中国同等力度反制,同时扩大对欧盟、日本、东盟等其他伙伴的。这种情况下,美国在所有国家中排名60,而中国排名37,美国受损严重,中国受损不大。最关键的是,中国可以借此机会推进地区贸易合作,扩大力度。例如,继续推进东盟10+1的自贸区建设、做实“一带一”合作等等。

  第一, 中方不应强调同等规模,而要强调同等比例、同等力度。不是美国打500亿美元,中国就跟着500亿美元,而是同等比例,美国打2000亿美元,占到中国对美出口总额5000亿美元的40%,中国就应该对进口总额1500亿美元也打击40%,那就是600亿美元。

  第四, 加强双边自贸区谈判和大力推进RCEP、CPTPP谈判,这一点我们已经在做,而且成效显著。

  第二是咬得紧。我们现在不要因为贸易摩擦就轻言放弃美国市场,对美出口占中国出口15%左右,涉及到的企业尽管生意相对比以前难做,但还是有可为之地。

  第三是走得远。大家要未雨绸缪。如果实在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要换战场,走到哪里比较好?是去东南亚国家,还是到非洲等更远的地方。我的是如果你是劳动密集型,走出去是个好的选项。

  第四是挖得深。如果是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制造业,涉及到产业链配套,未必要走出去,可能还不如深挖中国内陆地区的成本潜力,以及更多国家的市场需求潜力。同时,深挖企业的产品质量与管理效率可能更好。

  以上是针对单体的企业,中国企业作为一个整体也应该有所作为,包括向WTO的争端委员会起诉美国。中国是贸易战最大的者,苹果手机出口价265美元,中国只挣6.5美元。如果美国征收65美元的关税,中国就没法再做,全世界的苹果用户都抬高成本。虽然起诉美国没有胜算,但做给其他国家看也值得。

  第一是本轮中美贸易战会打多久?我个人认为会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在今年年底之前可能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虽然智利峰会取消,但特朗普在12月15日之前和中国达成初步协议的概率比较高,他没有太多的回旋时间。在力度上,我觉得特朗普可以接受把5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统一退到10%,现在是有2500亿25%,另外3000亿10%。即便签订一个协议,也不代表从此一帆风顺。特朗普贸易协议的真实有效性要打个折扣。我们要从上认识到,中美经贸摩擦下一个阶段会长期存在,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期,我估算是10年左右。换言之,必须到2030年左右才会风平浪静,2027年前后可能更剧烈。原因是2030年,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彻底超越美国,美国也就接受了中国的崛起。

  第二是人民币对美国汇率。长期来看,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占到美国的三分之二,增速比美国快。根据经济学的很多理论,人民币处于长期升值的通道,人民币兑美元在三年之内有可能回升到6左右,短期还有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