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着力发挥数据基础性和战略性作用
发布时间:2020-06-09 12:24

 

  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是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也是重要生产力。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将数据增列为生产要素。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将数据列为五大核心要素之一。充分发挥数据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的作用,探索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新增长方式,对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认为,生产力发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纵观人类历史,每一次重大科技和产业变革都会催生新的生产要素、商业形态和经济范式,继而带动生产力的跃升。

  在农业经济时代,经济增长的关键在于土地的扩张和人口的繁衍。土地为财富之母,而劳动则为财富之父。但由于缺乏科技创新的驱动力,持续增在难以逾越的“天花板”。

  第一次工业时期,经济增长的关键在于劳动分工和资本积累。蒸汽机、纺纱机等的发明,促使大量劳动和资本投入到工业领域,推动以机械化生产为特征的现代工厂加速兴起,全球经济总量较农业时代实现翻倍增长。这一时期,劳动分工和有形资本积累是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

  第二次工业时期,外生的技术进步决定经济长期增长。19世纪中后期,电气化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并广泛应用于工业生产,催生以大规模流水线为代表的新型生产方式,全球经济总量较第一次工业末期提升近五倍。基于社会发展实践,马克思从宏观视角指出,“社会的劳动生产力,首先是科学的力量”。创新经济学也认为,经济发展的实质是在市场中不断引入以技术为基础的创新。

  第三次工业以来,内生化的技术知识推动经济持续增长。20世纪中叶,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的广泛应用,促进经济、贸易和产业分工日益全球化,大型跨国集团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新经济增长理论认为,对劳动力进行教育培训、运用资本强化研发投入能够增加知识积累,而知识积累又将促进技术创新,进而驱动经济持续增长。

  回顾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数据作为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的地位和作用与日俱增。当前,充分发挥数据的关键要素作用和发展壮大数字经济,日益成为全球共识。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必须充分认识数据作为关键要素对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作用,深入探索数字经济发展规律,进一步发挥数据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作用。 数据是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

  基础性方面,数据是持续增长不可或缺的基础资源。一是数据无处不在,影响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二是数据与技术这样的含有知识特征的复合生产要素不同,其价值的产生需经历采集、提炼等复杂过程。

  战略性方面,数据具有非竞争、可共享、无限增长的禀赋,引入增长模型后会产生全新的增长机理。一是放大劳动、资本等传统要素的效能和价值。数据通过融入生产经营各环节,可支撑企业决策和运营流程在全局层面得以优化,提升劳动、资本等要素的投入产出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实现对传统要素价值的放大、叠加、倍增。二是提升技术的创新速度和维度。数据的高效流转可大幅提高技术研发的效率和迭代速度,而当数据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则可挖掘出实验归纳、模型推演、仿真模拟三大传统科研范式之外的“第四范式”知识,有望突破人类认知极限,从而在基础理论层面推动技术创新取得重大突破,为生产力大幅跃升提供重要动力。三是促进技术创新在全社会层面的高效融通和快速扩散。数据的公共属性叠加数字平台的网络效应,可极大程度降低数据采集、传送、存储、处理、应用的门槛,进一步打破信息获取的时间和空间,为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物资流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促进技术创新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高效融通,继而推动新兴技术在各行各业实现快速扩散,为全社会经济增长提供源源不竭的内生动力。

  历史规律表明,社会层面的技术变革和新关键生产要素的引入,必将催生新的商业形态,促进经济发展。企业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主体,科技企业探索建立的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新型发展方式,为经济社会更大层面的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

  近10年来,伴随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一批自主掌控前沿理论和技术、为经济社会转型提供基础性数字平台、创造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的领先科技企业迅速崛起并历史舞台中央,成为引领数字创新的时代先锋。截至2020年4月底,全球最大的五家科技企业总市值约为5万亿美元。

  这些科技企业之所以能够快速创造如此巨大的市场价值,究其原因,是在于它们从成立之初即开创并始终践行着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新型发展方式。该方式呈现三个显著特征:一是以数据为纽带,构建内部资源、产品服务、客户需求的正向循环,在满足大规模个性化需求的过程中不断创造价值;二是组织架构分工与数据采集、传送、存储、处理、应用的全生命周期流程高度对应,实现数据资源向知识和技术的持续高效;三是人才队伍能力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研发运营要求高度匹配,通过对原始创新的持续投入,为企业创新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

  通过践行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发展方式,科技企业建立起显著领先于传统企业的三方面优势。一是超大规模增长。领先科技企业仅用10年左右时间,就达到了用户规模上亿、收入规模超千亿美元的巨大体量,迅速赶超了传统企业历时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建立起来的规模优势。二是科技密集型。领先科技企业通过高研发和运营投入取代高固定资产投入,创造了远高于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企业的生产效率;2019年全球市值前五名的科技企业研发投入占收比普遍高于10%,其劳动生产率较10年前市值排名前五的传统企业提升了约2.5倍。三是横向一体化。领先科技企业扭转了传统大型企业面向产业上下游的纵向一体化扩张模式,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通用数字平台,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渗透到各行各业,实现对各行各业的赋能甚至,开创了企业横向界的扩张线,极大拓展了单一企业的增长极限。

  我国作为第一大数据资源国,具备发挥数据要素关键作用的巨大潜能。近10年来,我国数据量年均增长40%以上,预计到2025年我国数据规模占全球比重将超过四分之一。为将我国数据优势切实为高质量发展优势,亟须把握以数据为关键要素增长方式的内在规律,加快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入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抢抓新一轮科技与产业变革的历史机遇。

  第一,加快夯实支撑数据作用发挥的硬件基础和软件。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加快5G、数据中心、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信息基础设施统一建设规划、融合部署和协同发展,为数据采集、传送、存储、处理、应用全环节提供支撑。在数据要素产业布局方面,围绕高端通用芯片、核心电子器件、操作系统、数据库、算法、开发平台、工具软件等关键领域,强化多方主体共同参与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建设自主掌控、技术领先、体系完备的数据要素产业体系,充分提升数据相关产业链、供应链连续性和稳定性。在数据要素市场体系构建方面,从产权制度、标准规范、交易平台、治理机制等方面同步发力,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构建安全高效的数据交易体系,促进数据要素跨地区、跨行业、跨领域流通。

  第二,加快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经济社会转型。在数字化生活方面,要推动从过去满足规模化、基础性的需求向满足个性化、高品质的需求升级,通过基于海量数据实现对客户需求的精准洞察,开拓新业态、新模式、新应用,深度激发和创造数字消费需求,推动持续增长,扩大内需市场。在数字化生产方面,要推动从过去局部、刚性的自动化生产运营向全局、柔性的智能化生产运营升级,通过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各行各业的融合渗透,实现基于全量数据的生产运营逻辑重组和全局最优,促进全要素生产率提升,为供给侧结构性不断注入内生动力。在数字化治理方面,要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社会治理中的广泛应用,实现基于社会全量数据的精准决策和精细化管理,助力社会治理效率和效能提升,为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正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通过实现通信网络和互联网大数据与交通运输、卫生健康等及行业数据的流通融合,有力支撑了流动人群疫情态势研判和防疫精准施策,充分展现出数据蕴藏的巨大价值。

  第三,加快将数据资源优势为国家长期竞争力。未来,国家竞争力将集中体现在网络空间的综合实力、数字经济的规模质量、社会治理的数字化水平等关键领域。需明确长远目标,积极推进新一代信息通信基础理论与核心技术创新突破,加快构建互联、空天一体、人机交互的数字社会网络,在此基础上充分汇聚提炼社会全量数据蕴藏的集体智慧,促进社会微观主体发展,达成社会发展与个人发展的高度统一。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新闻网站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