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关于完善边民互市贸易政策、支持龙邦边民互市
发布时间:2020-07-08 10:41

 

  2018年3月,海关总署根据财政部《关于边民互市贸易有关问题的意见》(财办关税〔2017〕69号),对全国互市贸易监管政策作出调整,明确“边民互市贸易税收政策仅适用于毗邻国商品,不适用非毗邻第三国商品”。

  《意见》的执行,客观上对互市贸易发展带来较大冲击,诱发了不稳定因素,对地方经济发展和边境社会秩序等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一是造成互市贸易大幅度波动,出现明显下滑。根据调整后的全国互市贸易监管政策,南宁海关停止碧根果、杏仁、开心果、孜然、榴莲和山竹等商品进口,同时原可通过互市进口的水果品种有近20个品类受到影响,国内市场原来需求旺盛的坚果类、水果类产品萎缩明显。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广西边民互市贸易额估计减少90亿元左右,各地边贸税费收入每月在以15%的降幅下滑,给地方财政带来较大影响。

  二是对刚起步的互市落地加工产业发展造成极大影响。广西口岸经济发展缺乏产业引擎带动,加工依旧是短板,这几年从通道型经济向加工型经济转型才初见成效。受互市商品需原产毗邻国家的新政影响,2018年4月以来,广西49家边境加工企业中已有9家陆续停产或无法按时生产交货,原已入厂的边民也遣散,给企业造成较大损失。原计划到龙邦口岸投资建设水产品加工厂、依托边民互市贸易政策发展的不少企业,因为国家政策临时调整停止了投资计划。

  三是直接影响到边境地区脱贫攻坚,加大反走私综合治理和稳边固边难度。目前广西与越南接壤的8个边境县市仍有贫困人口21.8万人,占沿边县市总人口近8.1%。2018年4月以来,受“毗邻国家原产商品”,龙邦边民互市区进出口业务量不稳定,给靖西的边民增收和地方脱贫攻坚工作带来重大影响。返乡参与互市的边民因为互市业务量下降,易为走私雇佣,导致边民参与走私活动回流,边境地区打击走私犯罪活动压力增大,对边境管控工作造成困难,极大了来之不易的反走私综合治理良好局面。

  四是削弱国家贸易主动权。互市贸易商品主要市场为国内消费市场,坚果、水产品等属于国内市场刚性需求。《意见》执行后,国内市场供应不稳定,价格也随之渐涨。由于无法组织货源,部分加工厂商正谋求将产业转移至贸易政策更加的越南。产业转移以及消费、贸易的流失,势必会削弱我国的贸易主动权,在全球贸易形势严峻、中美贸易冲突加剧的今天,对国家内外贸易发展不利。

  随着贸易合作的深入发展,边民互市贸易在交易规模、交易形式、运输方式等方面均发生较大变化,升级势在必行。为贯彻落实中央兴边富民的重大决策,促进边民增收,改善边境地区人民生活水平,同时创新边民互市贸易监管服务模式,利于打击非法走私等犯为,我们:

  一、百色市委市选择龙邦边民互市贸易区作为试点,以点带面推动全市边民互市贸易转型升级。协调各相关部门及靖西市,创新边民互市贸易监管、土地、税收等“边民互市+落地加工”的政策扶持体系,创造互市商品落地加工的良好。

  如:对已确定的互市商品加工试点企业,予以研究出台通关便利、税费优惠、财政倾斜等方面的支持措施,及时化解企业试点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对落地龙邦口岸的加工企业在免税、贷款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对进入靖西市内的新设加工型企业,给予免征5年企业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的优惠政策。

  二、靖西市委市统筹设计边境贸易和落地加工企业运营管理的制度,以及配套资金、税收、土地、金融、人才等相关政策,指定商务部门负责边民互市贸易落地加工企业的管理工作(包括准入管理、核查、日常监督等),促进边民互市贸易转型升级发展。积极引导成立边民互助组,支持组建边民合作社,允许经备案的边民合作社与靖西辖区设立的加工生产企业签订供货协议,供货协议经靖西商务部门和海关、检验检疫部门备案后,可将验放后的进口商品出售给协议企业。同时,对边民互助组、边民合作社进口的商品实施便利通关及检验检疫政策,通过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全力推动边民就地就近创业就业,从贸易组织方式、贸工结合模式、贸易便利化等方面深化,实现边民在互市贸易的主体作用。逐步建立以边民互助合作组织开展边民互市贸易的新方式,切实将边民互市政策红利留在边疆、留给边民,充分发挥龙邦口岸兴边固边稳边、助力打赢百色老区脱贫攻坚战的支点作用。

  三、百色市委市尽快制定针对性扶持政策,提升金融服务水平。由公共财政按基准利率贴息在指定金融机构,一次性给予每个边民互助组内边民最低2万元、最高5万元的授信资金,限期内可循环借贷。鼓励商业性金融机构积极探索开发适合边境地区的金融产业和服务模式,加大对有订单、有效益边民合作社的融资支持。

  四、百色市委市将相关情况自治区,推动国家对边民互市贸易商品毗邻国政策进行完善。

  由于《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1947)》第24条和《国务院关于边境贸易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发〔1996〕2号)对边民互市贸易的定义均未要求互市商品必须原产于毗邻国家。中越边境的互市商品以水产品、坚果、水果、农副产品为主,属于普遍种植、自然生长、原料带进,没有明显产地特征和外观区别,边民难以在实际交易中取得商品原产地证等材料。加上目前我国正全力推进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建设,沿线国家合作意愿强烈,互市商品限于毗邻国政策对深化中国与东盟国家及沿线国家经贸合作,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也造成影响。

  因此对互市商品不限于毗邻国原产,扩大范围到东盟十国及“一带一”沿线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