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永乐国际主页 > 贸易政策 > >
量化宽松政策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
发布时间:2020-07-21 08:46

 

  这一政策在为美国扩大财政支出、维持赤字政策提供支持的同时,也导致美元持续贬值,全球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美国外债的市场价值也因此大幅度缩水。

  美国通过扩大基础货币供给持续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实质上是向全球征收铸币税。这一政策在为美国扩大财政支出、维持赤字政策提供支持的同时,也导致美元持续贬值,全球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美国外债的市场价值也因此大幅度缩水。

  1。量化宽松为美国筹集大量铸币税。鉴于美元的国家货币地位,美联储通过发行基础货币实施量化宽松,实质上是向全球征收铸币税。经过四轮量化宽松,美国基础货币余额从2008年8月的8430.28亿美元增加到2013年1月的27983.51亿美元,净增19553.29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向全球征收了19553.29亿美元的铸币税。这一铸币税规模已超过金融危机给美国造成的直接损失。根据BLOOMBURG的统计,截至2009年四季度,由金融危机造成的全球次贷损失为18256亿美元,其中美洲损失11922亿美元,而美国在2008年8月到2009年12月期间基础货币净增加11606.17亿美元,加上此后三次量化宽松增加的基础货币,美国通过量化宽松向全球征收的铸币税已远超过其次贷损失。

  2。量化宽松为美国扩大财政支出提供了重要支持。除第三轮量化宽松为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外,美联储实施的其他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均为购买国债,为美国维持财政赤字政策、扩大财政支出提供支持,其中以购买国债为主的前两轮量化宽松导致基础货币增加19928.87亿美元,占20092012年美国累计财政赤字5091美元的38.41%,即截止到2012年年末,接近40%的美国财政支出扩张是依靠量化宽松政策实现的。

  3。量化宽松引致美元大幅度贬值和全球物价上涨,导致美国外债大幅度缩水。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第二大影响是美元大幅度贬值和全球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2008年8月以后,随着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持续实施,美元名义有效汇率指数和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分别从2009年3月的83.99和92.64下降到2011年8月的69.01和77.83,分别贬值17.84%和15.99%。此后美国基础货币余额趋于稳定,美元名义有效汇率指数和实际有效汇率指数逐步回升,到2012年7月分别回升到75.22和84.61,分别升值9%和8.72%,但此后实施的第三轮和第四轮量化宽松再度引致美元持续贬值,到2013年1月美元名义有效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已分别下降到73.54和82.98,贬值幅度分别为2.23%和1.93%。

  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交易多数以美元标价。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在经济及需求深度下滑影响下,国际市场初级产品市场价格一度暴跌,以美元计算的初级产品价格指数(2005年为100)从2008年8月的195.5下降到2008年12月的98.34,下降了49.7%。此后量化宽松引致的美元贬值导致国际市场初级产品市场价格持续上涨,到2011年4月初级产品价格指数已提高到209.82,比2008年12月上涨113.36%,同期美元贬值14.08%。

  量化宽松引致的美元贬值还直接导致美国外债缩水。2009年一季度末美国外债余额134666.8亿美元,到2012年三季度末美国外债余额增加到158503.2亿美元,增加了23836.4亿美元。按2005年为100的名义美元指数计算,2009年一季度末和2012年三季度末美国外债余额分别为160337.47亿美元和218391.35亿美元,应增加58053.88亿美元,即2009年一季度到2012年三季度期间因美元贬值13.59%引致的债务价值缩水高达34217.48亿美元。

  这一政策在增加基础货币发行、征收铸币税、支持扩大财政支出的同时,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

  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在增加基础货币发行、征收铸币税、支持扩大财政支出的同时,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促进作用。鉴于第一轮量化宽松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合理举措、第三轮和第四轮量化宽松刚刚开始,下面我们重点分析第二轮量化宽松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综合影响。

  首先,我们假定2010年11月以后美国不实施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2011年1月以后美国基础货币增速恢复到2005年1月到2007年12月平均3.4%的增速,在此情景下2011年一季度到2012年四季度每个季度美国基础货币余额将比实际基础货币余额平均减少5519.12亿美元,即假定第二轮量化宽松增加的6000亿美元基础货币中只有5519.12亿美元属于不合理超常货币发行。鉴于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引致的基础货币增量主要用于购买国债,我们进一步假定模拟分析情境下基础货币的减少会引致同期财政支出规模同步减少,由此2011年财政支出增速将大幅度下降,但2012年财政支出增速会有较大幅度提高。

  在上述假定前提条件下,我们利用“美国季度经济增长模型”对2011年一季度到2012年四季度期间美国经济运行进行模拟分析,结果显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对刺激美国经济增长效果显著,2011年和2012年美国P增速分别比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情景下的增速提高1.67个百分点和1.81个百分点,即如果不实施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2011年和2012年美国季度P平均增速只有0.14%和0.37%。换算为现价P后,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引致的2011年和2012年P增加规模分别为4013.3亿美元和787美元,两年合计为11884.6亿美元,相当于量化宽松引致的基础货币增量(4877.5亿美元)的2.15倍。

  从支出法P看,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对资本形成、个人消费、投资与消费、进口和出口实际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刺激作用,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支出,2011年和2012年支出实际增速分别比不实施量化宽松情景下的增速提高6.75个百分点和8.93个百分点。其次是进出口实际增速,2011年和2012年进口实际增速分别比不实施量化宽松情景下的增速提高 1.1个百分点和2.82个百分点,出口实际增速分别提高0.62个百分点和2.92个百分点。再次是个人消费,2011年和2012年个人消费支出实际增速分别比不实施量化宽松情景下的增速提高0.61个百分点和0.42个百分点。最后是资本形成,量化宽松政策引致的投资对私人资本形成产生了一定的挤出效应,量化宽松引致2011年私人资本形成实际增速提高0.55个百分点、 2012年下降0.35百分点。

  第二轮量化宽松也明显提高了美国工业产出和个人收支实际增速,与不实施量化宽松情景下的实际增速相比,2011年和 2012年工业产出实际增速分别提高0.2个百分点和0.38个百分点,制造业产出实际增速分别提高1.3个百分点和2.82个百分点,库存实际增速分别提高0.55个百分点和2.49个百分点,零售实际增速分别提高1.14个百分点和1.59个百分点,个人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分别提高3.39个百分点和1.56个百分点,个人消费支出分别提高0.61个百分点和0.42个百分点。

  量化宽松政策注入的流动性也明显提高了银行信贷和货币供给增速,与不实施量化宽松情景下的实际增速相比,2011年和2012年银行信贷实际增速分别提高0.29个百分点和1.59个百分点,货币供给M1名义增速分别提高2.37个百分点和 1.91个百分点,M2名义增速分别提高1.82个百分点和5.83个百分点。在货币供给增速提高刺激下,2011年CPI涨幅分别比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情景下的涨幅提高0.22个百分点和0.6个百分点,名义美元指数在2011年提高0.38个百分点,但2012年下降0.71个百分点。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反而降低了住房销售增速和房价上涨幅度,与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情景相比,第二轮量化宽松引致2011年和2012年住房销售增速下降7.69个百分点和8.22个百分点,住房均价涨幅分别下降1.41个百分点和1.75个百分点,重要原因是量化宽松政策引致住房投资增速提高,导致住房供给和待售增速提高,反而降低了住房销售增速和住房价格涨幅。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引致的美元贬值除经由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和美国债务价值缩水对全球经济产生直接影响外,还会通过影响美国进出口对其他国家经济增长产生影响。模拟分析结果显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引致2011年和2012年美国进口提高2.3个百分点和6.53个百分点,出口增速提高0.88个百分点和4.1个百分点,受此影响2011年和2012年欧盟进口增速分别提高1.74个百分点和6.01个百分点、出口增速分别提高2.38个百分点和7.54个百分点,日本进口增速分别提高2.31个百分点和7.4个百分点、出口增速分别提高2.96个百分点和6.75个百分点。从这一角度看,虽然美国在实施量化宽松的过程中采取了贸易主义,但量化宽松引致的美国经济增速提升经由进口增速提高,依然对其他国家经济增速回升起到了一定促进作用。